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
北 京 | 黑龙江 | 吉 林 | 辽 宁 | 河 北 | 天 津 | 内蒙古 | 陕 西 | 山 东 | 河 南 | 安 徽 | 江 苏 | 上 海 | 福 建 | 广 东 | 云 南 | 湖 南
湖 北 | 重 庆 | 四 川 | 西 藏 | 宁 夏 | 新 疆 | 香 港 | 澳 门 | 台 湾 | 贵 州 | 山 西 | 安 徽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书画评论
【书艺探微41】郭有生:对立因素的艺术应用
admin 2018/5/29
本文导读关键字:对立因素的艺术应用 郭有生

对 立 因 素 的 艺 术 应 用


      文/郭有生


      世界上相对、相反的因素很多,这些因素如果应用的巧妙,会有异常的魔力。

唐代张蠙在《夏日题老将林亭》一诗中说:“百战功成翻爱静,侯门渐欲似仙家。”是啊,一个将军,一生中会参加许许多多的战斗,在战斗中体验叱咤的豪爽,满足驰骋的自豪,宣泄建功的豪情,但在这情也闹志也闹行也闹中,让他渐渐爱上了“静”;同时,一生在豪华奢侈的侯门生活中,不断的有来往应酬、美酒佳肴、姬妾成群,渐渐也心生厌倦而喜欢上仙家那自由、淡泊、平静的生活。这正反映了人的本性,居闹久而喜静,居俗久而喜仙的心理动态变化。其实,反之也是如此,居静久而喜闹,居仙久而喜俗。

书法中,如果从章法的角度来说,如果字也密行也密,那么从观赏者的角度来说,也会心生对“疏”的欲望,因此落款处可以字少一些,而多留空白,以满足欣赏者的这种潜意识中的欲望,这样他对之会更有美感。比如写一首诗,最后一行只有一两个字,你也别补虚,而落款另起一行或隔行开始。

西班牙著名画家戈雅有一幅名画《裸体的玛哈》,画中的裸女,斜侧着躺在榻上,圆润俏挺的乳房,丰满圆实的臀部,S形的身体轮廓,富有弹性的肌肤,无不散发出迷人的芬芳,但是这样的形象也易失之于放荡、轻佻。那么要制约这放荡,就需要对立的因素“矜持”,于是画家让她的表情流露出羞涩之态,把矜持蕴于其中;要制约轻佻,就需要对立因素“庄严”,于是画家在裸女的眼神中留露出一种威严,让人向往美,而又不敢心生邪念,这正是对立因素的杰出应用。

行草书法作品中,圆转之笔过多,易失于柔弱,以“方直”之笔制之;湿润之笔过多,易失之于滞塞,以“干枯之笔”制之,其理相同。

明代江盈科《雪涛谐史》中有一个故事:

明氏有一个孝廉名叫陈琮,性情洒脱。他曾在一个叫二里冈的地方建了一所别墅。这地方虽靠近外城,但还是在城的北面,别墅前后密密麻麻,排满坟墓。有人到他那别墅拜访后说:“眼睛中每天看的是这些东西,心情肯定不快乐吧。”而他却笑道:“不,每天都看这些东西,就使人不敢不快乐!”

这是以反明正的一例,我们认识一个事物,往往从对立因素中才能真正明白、凸显。前几天到书友刘东平处,看到著名书法家碧禅宗康的一幅大篆作品,真是太具有艺术魅力了。肖云儒曾评论她的书作说:“分明能感到一点杭嘉湖女子的气息,有时却似有若无,无可言传。更多的时候,倒是被她书作中喷薄而出的沉雄大气而惊异,好一派女公子气魄。阴阳两股气在谋篇布局、结体章法、笔墨线条之间流动蒸腾,是那样的园融无碍、酣畅淋漓。”真是这样。此作书写的是“春华秋实有佳句,法书名画是良朋”十四个大字,却写了十行,其中二字行是四行,一字行是六行,属大篆作品,文字排列自然是参差式。作品落款处,此十四字用行草小字写了三行,后有“爰以金文形意书之,班禅宗康时于长安”四行行草。我从落款的密实,感受到了正文的疏朗美;从落款的飘逸,感受到了正文的凝重美;从落款的灵动,感受到了正文的古朴美;从落款的轻巧,感受到了正文的磅礴美。

古希腊陶瓶画《阿克琉斯与埃阿斯玩骰子》,画的是荷马史诗中提到的两个英雄——阿喀琉斯和埃阿斯在出征特洛伊途中遇到风暴,只好停船靠岸休息,在帐篷里玩骰子的情节。两位英雄盔甲不解,长矛依肩而坐,看来似乎随时准备出发战斗,但又却兴致勃勃的在玩耍。这里紧张与闲逸的因素,相反相成,比单独一方出现会有更多的蕴含。紧张的因素,使闲逸表现出了英雄的从容镇定,自信英勇;闲逸的因素使紧张表现出了搏杀的人性追求,梦寐异化。同时,以闲逸的游戏时刻来表现紧张的战争,也给欣赏着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书法中边塞诗在轮廓线是鸽子的图案纸上来写,诅咒黑暗的诗在轮廓线是太阳的图案纸上来写,也许就是这种艺术手法。

大巧若拙,大雕若璞,大丽若素,这是对立因素的又一艺术应用。文和在《禅与日本人的审美观,谈“和敬清寂”的日本茶道说:“茶庭的设计力求自然,不拘泥于对称的布局和假山假泉的人工美。传说茶道鼻祖千利休(1512——1591)一次见一个茶庭打扫得十分干净,便闯入院中,摇落一地柿叶,说‘这才是闲寂之心’。所谓‘闲寂之心’就是不讲究人工的、华丽的、工整的美,而欣赏非人工的、枯淡的、自然的美。”

这里最值得玩味的也是这“闲寂之心”。书法中有时结字,或运笔其起笔、行笔与收笔,看似随意,没有艺术因素的制约,是“闲寂之心”的产物,但朴素表现了更高层次的华丽,有道是绚丽之极归于平淡。傅山所谓“宁拙勿巧”,也许就是这样的考虑吧。我们欣赏书法往往是赏巧容易,赏拙难!

对立因素,在书法创作中,看来是一个时常考虑的问题。某书法家写一中堂,只一个“佛”字,采用立轴式,其字采用纵势,而间枯墨飞白,为突出其“高远”的意味,落款焦墨低书,位于左下脚;同时,为突出“空旷”的意味,其字密中有疏,位于中堂上三分之二,下面则是空白;为突出“闲静”,计白当黑自然是其因素之一,也注意运笔的闲静与横画的线条意味。这儿,佛家远离尘世原欲,六根得以清净,以“闲静”感来表现;佛家物我两忘,进入物我合一的境界,以“空旷”感来表现;佛家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自然不被欲界、色界和无色界所羁绊,并三界已有二十八天,成佛已证得究竟圆满的果位,自然高于其上,故以“高远”感来表现。记得记载上说,一次大梵天王在“灵鹫山”上请佛祖释迦牟尼说法。大梵天王率众人把一朵金婆罗花献给佛祖,佛祖拈起此花,意态安详,却一句话也不说。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,面面相觑,唯有摩诃迦叶破颜会意轻轻一笑,佛祖也笑,并当即宣布:“我有普照宇宙、包含万有的精深佛法,熄灭生死、超脱轮回的奥妙心法,能够摆脱一切虚假表相修成正果,其中妙处难以言说。我以观察智,以心传心,于教外别传一宗,现在传给摩诃迦叶。这“以心传心”的禅宗,此字颇有其味。

书法中对立因素虽多,构成了许许多多的方法,但也要明白一法贯之出彩,百法共用却易坠入平庸,因此有时甚至只是突出对立因素的一方,看来阴阳平衡是一法,阴阳偏枯也是一法。比如《离骚》突出的是想象奇瑰,汉赋突出的是整句比如骈句、排比等,陕北信天游突出的是比兴。书法何尝不是呢?比如邓石如的篆书上密下疏,伊秉绶的《临尹宙碑》的直笔匀劲,沙孟海那行草“四海翻腾云水怒,五洲震荡风雷激”笔画偏旁的粘连融合。这样的方法更易写出特色,给人深刻的印象。这让我想到了一法贯之的汉乐府“上邪! 我欲与君相知, 长命无绝衰。 山无陵, 江水为竭, 冬雷震震, 夏雨雪, 天地合, 乃敢与君绝 。”这也和叠音联的技巧相似,不过是反复又反复,比如:

佛脚清泉飘,飘飘飘,飘下两条玉带;

源头活水冒,冒冒冒,冒出一串珍珠。

 

月月月明,八月月明明分外;

山山山秀,巫山山秀秀非常。

 

谯楼上,咚咚咚,铿铿铿,三更三点,正合三杯通大道;

草堂间,汝汝汝,我我我,一人一盏,但愿一醉解千愁。

看来中和是一种美,姜白石所说自当考虑:“用笔不欲太肥,肥则形浊;又不欲太瘦,瘦则形枯;不欲多露锋芒,露则意不持重;不欲深藏圭角,藏则体不精神;不欲上大下小,不欲左高右低,不欲前多后少。”偏激也是一种美,天空蓝了又蓝,草原绿了又绿,谁说不也是一种美?

书法家看万物都看成了书法的运笔、结字和章法。比如罗曼·罗兰说:“生命原是一股奔流,没有暗礁,就不会激起美丽的浪花。”某书法家在陕北榆林的一次书展中说,浪花是长曲线,那暗礁就应当是短直线,你如果书写“奋斗”二字,要表现坚定与倔韧,自然下笔应重,以直笔与方笔配合,方有坚定的意味,衬以曲笔与圆笔,才含有柔韧之意。这也是从对立因素来谈的。

 


 



0
协会简介 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
主办: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
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.icirs.gov.hk/csci
版权所有 2016 ©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
香港总部地址: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
    电话:00852-30623063
西安总部地址: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
    电话:13720618153(小琴)13709206096(赵记者)
    邮箱:85099370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