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
北 京 | 黑龙江 | 吉 林 | 辽 宁 | 河 北 | 天 津 | 内蒙古 | 陕 西 | 山 东 | 河 南 | 安 徽 | 江 苏 | 上 海 | 福 建 | 广 东 | 云 南 | 湖 南
湖 北 | 重 庆 | 四 川 | 西 藏 | 宁 夏 | 新 疆 | 香 港 | 澳 门 | 台 湾 | 贵 州 | 山 西 | 安 徽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书画评论
【书艺探微44】郭有生:书法之“势”的艺术内涵
admin 2018/7/2
本文导读关键字:笔势 书势 郭有生 蔡邕 孙过庭

书法之“势”的艺术内涵


         文/郭有生

 

在书法艺术中,有一个神秘的概念“势”,古人对此非常注重,康有为说:“古人论书,以势为先。中郎曰‘九势’,卫恒曰‘书势’,羲之曰‘笔势’。……兵家重形势,拳法亦重朴势,义固相同。得势便已操胜算。”那么什么是“势”呢?许多人认为“势”,就是运动的状态。比如笔势,自然就是笔迹运动的状态。看来,追求势,就是防止板滞,把字写活,把字写得有生气、有神采。

书法之势最核心的因素是笔画的运动感,也即笔势。比如萧衍《草书诀》:“疾若惊蛇之失道,迟若渌水之徘徊。缓则鸦行,急则鹊厉,抽如雉啄,点如兔掷。”这处处有势。

这运动感又是怎样形成的呢?蔡 邕在《九 势》中说:“夫书肇于自然,自然既立,阴阳生焉;阴阳既生,形势出矣。”这里所说的阴阳,就是我们常说的方圆、曲直、虚实、急缓、长短、粗细、俯仰、伸缩、宽窄、高低、大小、斜正、疏密等对立因素,把这些对立因素应用于书法艺术中,就产生了书法之形与书法之势。比如开合,有线条开合、向背开合、疏密开合和结构开合,这自然是阴阳二元范畴。以线条来说,如果是两条平行的线条,自然显得平淡,也显得僵死呆板,没有开合线条那对立统一中的丰富美,没有化冲突为和谐的艺术趣味,也没有引人注目的力的动感。

从另一个角度说,书法中有许多对立的因素,总是一方倾向于动,一方倾向于静,比如曲动直静,圆动方静,出动藏静,急动迟静等等。要写出有势之书作,就要注重对立的双方。如果表现肃穆、庄重、淡泊等静的神采,那么就以静的对立因素为主,以动的对立因素为辅;倘若表现潇洒、奔放、热烈等动的神采,那么就以动的对立因素为主,以静的对立因素为辅。姜白石在《续书谱》中就谈到兼用对立因素来造势,他说:“乍徐还疾,忽往复收;缓以效古,急以出奇;有锋则以耀其精神,无锋则以含其气味。横斜曲直,钩镮盘纡,皆以势为主。”应当注意,以静为主的神采,就像美女倚竹,虽然处于静态,但顾盼有情的双目是动的,因而其势还是以动的因素点睛;以动为主的神采,假如没有静的因素制约就会浮滑、浅薄甚至没有骨力。因此如果只有动的对立因素或静的对立因素,就是书法中的一大弊病——偏枯。王羲之在《书论》中说:“每书欲十迟五急,十曲五直,十藏五出,十起五伏,方可谓书。”正是强调这一点。同时还应当注意,不同的对立因素有不同的表现域,金明毅在《学习书法六难》中说:

“迟”表现“沉着”,“急”表现“得势”;“曲”表现“多姿”,“直”表现“刚劲”;“藏”表现“浑成”,“出”表现“爽利”;“起”表现“灵动”;“伏”表现“稳重”。然而,这些又都不是绝对的,不同情况,不同对待。

这正启示我们表现动或静的神采,应当注意那些对立因素的特质。

我们从对立因素取势,还应当注意适度原则,过犹不及,都会伤势,王羲之在《笔势论十二章》中说:“作字之体,须遵正法:字之形势不得上宽下窄;不宜伤密,密则似疴瘵缠身;复不宜伤疏,疏则似溺水之禽;不宜伤长,长则似死蛇挂树;不宜伤短,短则似踏死蛤蟆。”

      总得来看,可以这样说,笔势的核心是动感,动感孕育着生气,生气表现出神采。反过来说,有神采就必然有生气,也一定有笔势。我们从奔蛇走虺、风樯阵马、草里惊蛇、金刚瞋目等等对书法之势的描写,可以体会到这一点。

任何笔势的动感,应该包含着力度、速度、和趋向。而且任何笔势也应该有一定的节奏和意趣,并且这意趣要凭借笔形综合来看,笔形和笔势总是互相依赖的一个综合体。有人认为,势是运动状态和精神状态的合一。事实正是如此。

势总是在动感中,唤起我们的视觉想象或听觉想象,同时依凭我们的生活经验或艺术修养而灌注了情韵意趣。有人说书法之势,就是空间形式感和时间形式感的结合。仔细想来,势之形就给人空间形式感,势之动就给人时间形式感。

书法之势,有点画的笔势,有结体的体势,有章法的书势或大势。举例来说,笔势有许多因素值得研究,比如势的速度,在草书中使转的笔墨总是疏处动感强,长笔动感强,有鲜明的提按动感强。结体欹侧是最常见的一种动感方式。章法中的行笔轴的摇摆会造成势。

在创作中,人们会笔前蓄势,清代王澍在《论书剩语》中说:“须是字外有笔,大力回旋,空际盘绕,如游丝,如飞龙,突然一落,去来无迹,斯能于字外出力,而向背往来,不可端倪矣。”人们也会运笔取势,或欹正疏密取势,或俯仰向背取势,或收放曲直取势。也会在反复中强化势,在夸张中凸显势,在反平衡、不规则、失秩序的变异中表现势。笔势本来就有内笔势与外笔势,从书法之形,我们可以想象到书者挥运笔的轨迹,那是内笔势;而书法之形,从视觉的角度直接展现的势,是外笔势,这二者也有密切的关系。

为了形成势,起笔、行笔与收笔,都必须有讲究。比如笔法有衄笔,就是在追求势。孙过庭在《书谱》中说:“一画之间,变起伏于锋杪;一点之内,殊衄挫于毫芒。”此句,从古汉语来说,用了修辞手法“互文”,因此其意是:一点一画之内,从起伏、衄挫的笔锋运用中取得变化与不同。而“衄挫”一词,指衄笔与挫笔两种笔法。以训诂学来分析,“衄”是一个通假字,其通假“扭”,因此衄笔,就是扭笔。那么衄笔是怎样“扭”的呢?最典型的运笔轨迹就是“S型”了。从孙过庭的话来看,一点可用衄笔,行笔采用“S型”的轨迹,不过这衄中有挫,是真正的衄挫了。一画也可用衄笔,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中,有的撇那起笔就是“S型”的衄笔。常见资料上有不同的“衄笔”解释,如“笔下行而逆反叫衄笔,与回锋不同,回笔用转,衄笔用逆。如写左竖钩,竖写至长短合度时,提笔左行再逆反使笔锋朝即将挑出的钩的相反方向——此即为衄笔——最后提笔挑出。 ”其实,这整个的行笔轨迹才是衄笔,岂是只逆回的那一笔。因为衄笔当扭,那“扭”让我们联想到扭动身子的形象,那是一左一右的摆动,因此运笔方向的多次改变,才是“衄”,上述左竖钩的写法,自然是“S型”的变化式。一波三折也是一种衄笔。《玉堂禁经》云:“衄锋,住锋暗挼是也,烈火用之。”其中“挼”同“挪”,当笔锋来回挪动,不还是衄锋吗?

在曲中示直,直中求曲,也是为了追求势。包世臣《艺舟双楫》中说:“大山之麓多直出,然步之,则措足皆曲,若积土为峰峦,虽略具起伏之状,而其气皆直。为川者必使之曲,而循岸终见其直;若天成之长江、大河,一望数百里,瞭之如弦,然扬帆中流,曾不见直波。少温自矜其书于山川得流峙之形者,殆谓此也。”如此看来,掌握书法之势难吗?其实书法许多技巧,明白了原来就那么简单。记得齐玉新在《陈海良书法研究断想》中讲了个有趣的事:“在一次笔会上,很多高手都想看看陈海良写字,尤其是有俩写大草的书法家也想看,陈海良怕他们把独门秘诀学走(某书法家曾经跟我说:“我坚决不拍视频,因为书法就这么两下子,别人一看就会”),他趁别人去卫生间的时候,抄起笔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(我这形容有点像评书了,抱歉!)写完了一张字。”这不是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吗?

还应当明白,有许多因素影响着书法的“势”,比如在创作时心情烦躁压抑、运笔迟疑不决,刻意做作取势,没有章法的大势观念,墨色选色偏枯等等。举例来说,墨色太浓,有凝滞感;墨色太淡,有失神感;墨色太润,有柔弱感;墨色太燥,有枯瘪感;如果这样,怎么会有富有生气的“势”呢?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0
协会简介 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
主办: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
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.icirs.gov.hk/csci
版权所有 2016 ©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
香港总部地址: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
    电话:00852-30623063
西安总部地址: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
    电话:13720618153(小琴)13709206096(赵记者)
    邮箱:85099370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