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
北 京 | 黑龙江 | 吉 林 | 辽 宁 | 河 北 | 天 津 | 内蒙古 | 陕 西 | 山 东 | 河 南 | 安 徽 | 江 苏 | 上 海 | 福 建 | 广 东 | 云 南 | 湖 南
湖 北 | 重 庆 | 四 川 | 西 藏 | 宁 夏 | 新 疆 | 香 港 | 澳 门 | 台 湾 | 贵 州 | 山 西 | 安 徽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每日新闻
印度首都垃圾山17层楼高 绝望居民求助无门
admin 2019/6/5
本文导读关键字:印度首都垃圾山17层楼高 绝望居民求助无门

蜷缩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市中心一个散发着臭味的房间里,说起离家800米的那座17层楼高的垃圾山,Rammurti满是愤怒。

“垃圾杀死了我的孩子。”这位43岁的母亲眼见Ghazipur村的垃圾山一年比一年高,眼见周围居民感染了肺结核、登革热……漂浮在空气中的有害物质烧坏了树木,连地下水也变成了老电影般的朦胧黄。

▲德里的垃圾场 图据纽约时报

但她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会因它而失去自己的孩子。

去年9月雨季的一天,一座垃圾山垮塌。垮下的垃圾倒入旁边的沟渠,推起的污水把骑摩托车的少年冲进了灌满污水的沟渠里,造成2人死亡,其中一个就是她19岁的儿子。

▲因垃圾场垮塌而死的少年家人 图据纽约时报

据《纽约时报》消息,新德里、孟买、加尔各答等几个城市的垃圾场已经成了世界上最大、最缺乏管理、最危险的垃圾场之一。包括首都新德里在内的大德里都市区,垃圾场就像高耸的尖碑,直指印度日益严重的垃圾危机。仅德里4个官方垃圾场就积存了3600万吨垃圾,给本已被空气污染、水污染困扰的首都又加了一重压力。

“再这么下去,这个城市就会被垃圾淹死。”新德里科学与环境中心项目经理 Swati Singh Sambyal称。

严峻:每天产生的垃圾约一半留在那里腐烂

在德里,就连安装垃圾桶这样简单的工序都没做成。一方面,并不能保证垃圾能及时被收走,另一方面,大家也习惯了随地乱扔。非营利组织垃圾智慧(be Waste Wise)联合创始人Ranjith Annepu称:“你都不知道民众到底会不会用垃圾桶。”

进入德里,目之所及,没有一个垃圾桶。贫民窟、政府办公室旁、豪宅外……垃圾到处堆积。

▲垃圾填埋场 图据纽约时报

在过去二十多年里,德里的人口从1200万增长至1900万,基础设施建设和政府服务却没能满足人口增长的需要。这一时期,运去垃圾场的垃圾从每天3629吨增长至9072吨以上。东德里市政公司首席工程师P.K. Khandelwal称,每天产生的垃圾,只有约一半被转化为能量或堆肥,剩下的就留在那里腐坏。

垃圾问题太过严重。高等法院今年甚至提出,德里国际机场的空管得指挥飞机绕开那些堆得太高的垃圾场。同时,法庭还要求相关法律制定者找到清除垃圾的方法。

污水中繁殖的蚊子会传播登革热。另一个法庭也曾警告称,如果居民继续死于这类垃圾造成的传染疾病,负责健康项目的政府官员将被控杀人罪。

困境:没有能长期获益的垃圾管理办法

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影子。

德里的四个垃圾场中,其中一个由政府和一家私营企业运营。这个垃圾场已经开始着手,把垃圾变成地表有机覆盖物,从而减少垃圾堆积。

垃圾危机下,莫迪领导的执政党也从2014年启动了名为“清洁印度任务”的项目。2016年,垃圾管理条例也设置了处罚条例,如在家不将垃圾分类回收的人会受到相应处罚。

同时,印度政府于今年6月初宣布,将在2022年之前弃用一次性塑料制品。印度总理莫迪在世界环境日的一次会议上也重申“对于可持续发展的坚持”。

然而,政府却迟迟没有实际行动。德里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共管,而政府由不同政党控制,这导致了垃圾问题的解决阻碍重重。即使制定了规则,执行起来也很困难。而违反者往往轻易就以行贿来躲掉了惩罚。

Khandelwal工程师称,政府在为寻找新垃圾场而苦恼,得应对那些反对在自家“后院”建垃圾场的居民。

▲捡垃圾的人在寻找衣物 图据纽约时报

联合居民联合行动会会长Ashutosh Dikshit指出,现在采取的都是短期的垃圾管理方法,而不是居民能长期获益的解决办法。贫困问题太严重,对很多人来说,眼下最重要的是每天怎么吃饱肚子,怎么给家人找到片瓦遮身。

Annepu估计,收集德里所有的垃圾,关闭垃圾场并做卫生填埋,需要7500万美元。但“政治意愿还没有到(愿意)出钱这一步”,因为投票者并没有让政客为垃圾管理问题负责。

官方规定,垃圾场最高不能超过19.8米。然而,德里的三个垃圾场早在很多年前就超过了限高,现在已3倍于官方规定,而且还在日益增高。那些压平的手袋、汽车挡风玻璃、针头和腐烂的食物,刺鼻的味道,包围着周围居民区。

居民:向总理提交了抗议书,没回应

Rammurti所在村里的Ghazipur垃圾场从1984年就建起来了。垃圾场工作人员都出现了严重的健康问题。佩戴的半透明面罩没什么用,脓化的皮肤感染、令人窒息的哮喘、心率不齐都是司空见惯的症状。

“脏空气侵入我的身体和血液。”17岁的Ankit Yadav就住在垃圾场旁边。

周围社区的居民质疑,为什么在Rammurti儿子的悲剧之后,政府承诺将关闭的垃圾场还在一天天变高。

“我们是四等居民,没人听我们说什么。”66岁的Ismail感叹道,“我们就像蝼蚁一样。如果这里住的人是VIP,这个垃圾场早就被迁走了。”

Ratan Kumar Barua没钱搬到其他地方,他和邻居向当地警方、政府、法院、污染控制委员会,甚至向莫迪总理提交了抗议书。目前,没收到任何回应,“没人会从天而降拯救我们”。

▲焚烧垃圾烟雾笼罩在居民区上空 图据纽约时报

又一天,轰隆隆的卡车驶过泥泞的路,开往高耸的垃圾堆。风骤起,吹起了腐烂蔬菜和粪便的味道……

牛奶铺老板Faiyaz Khan说,这片土地以前是茂密的森林,最适合他的水牛。而现在,他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。

“垃圾堆越来越高,我的身体越来越差。”Khan称,“我没读过书,不懂法,但我知道这垃圾场不合法。我能做什么?我应该拿头撞墙吗?我在这儿还能活多久?”

END



0
协会简介 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
主办: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
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.icirs.gov.hk/csci
版权所有 2016 ©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
香港总部地址: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
    电话:00852-30623063
西安总部地址: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
    电话:13720618153(小琴)13709206096(赵记者)
    邮箱:85099370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