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
北 京 | 黑龙江 | 吉 林 | 辽 宁 | 河 北 | 天 津 | 内蒙古 | 陕 西 | 山 东 | 河 南 | 安 徽 | 江 苏 | 上 海 | 福 建 | 广 东 | 云 南 | 湖 南
湖 北 | 重 庆 | 四 川 | 西 藏 | 宁 夏 | 新 疆 | 香 港 | 澳 门 | 台 湾 | 贵 州 | 山 西 | 安 徽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书画评论
【点评墨苑2】郭有生:柴静华临摹作
admin 2019/7/22
本文导读关键字:柴静华临摹作 郭有生

柴_20190721175137_conew1.jpg

   柴静华,榆林老书法家。

   这幅作品是临摹《张黑女墓志》之作。

   临摹讲究形神皆俱。这幅临摹作,整体来看,临摹得挺好,也很生动。

   那么具体怎么临,孙过庭在《书谱》中说“察之尚精拟之贵似”。因此,一般应当首先读帖,仔细观察“形”的笔法、字法、墨法和章法,然后动笔临摹。柴老师,对原墓志观察有些不到位,比如笔法,开头“南陽”之“陽”,上面的“日”横折那一竖,并非平动而下,而是上粗下细,表现了行笔中的变化(尚有版本,行笔看起来是重轻重);而下面的“勿”,那横折钩,屈头起笔,折后那竖是梭形,用笔轻重轻很明显,带三分阳刚之气,但柴老师仍然平入起笔,平动而下,远没有原墓志生动,似乎整字由“刚”变得柔柔的了。再如结字,“张府君”之“君”那一撇,原碑舒展悠长,越出人们潜意识中的文字底线,有“恣肆”的意味,而柴老师的“君”那撇因缩了进去,看起来规矩拘谨,失去了“君”子那潇洒不拘;再如“黑女”之“女”字,本来那一横左面露的挺长,但她写的基本均衡,也失去了原来的神采。我们如果能注意到后世黄庭坚“长枪大戟”的结字,也许能避免这个失误。从笔势看滑而不涩,没有原来的凝重之气。用墨偏淡,有轻盈感,也和原碑气息不同。我们知道一笔有一笔的神采,一字有一字的神采,一色有一色的神采,形变神则随之而变,神总是寄寓于形的。

   有人也许说意临,就会和原墓志有区别。不过要注意,意临的改变是临摹者心里清清楚楚自己那些将“取”,那些将“舍”,是人主观能动性的表现,是人有意为之;如果无意间改变了原碑贴,这是你观察不细致,所以决然不能称为意临,只能称为误临。从改变原碑贴的临摹来说,还有一种创临,创临不同于临创,因为一者把“创”放在前面,以“创”为主;一者把“临”放在前面,以“临”为主。我曾见董其昌临张旭的“古诗四帖”,只有原贴的影子,变化很大,就是创临,这种和原贴比起来有很大的变化,也是董其昌有意而为,而非无意为之。

   这幅作品,还有一个值得商榷的地方就是看起来平静的楷书,是不是一定要用有平静之气的行书来落款。有书法家认为,如果以动势很强的行草落款,那么你前面书写时平心静气,怎么在落款时就突然情绪激动了呢?这样处理是不和谐的。

   其实,从这个角度说,我们怎么就不能书写完,感到前面写得挺满意,或感到又一件作品完成了,而情绪激动一下呢?再说,前面的文字平静,落款的文字飞动,不是构成了一种对比,打破了那种单调乏味,显得更加丰富多彩,更符合美学的多样统一的基本原则吗?虽然有时在艺术领域,相对相反的因素,处理不好会失去美感,比如红与绿是对比色,一幅画如果大红大绿就会俗,但如果二者比例悬殊,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所以“万绿丛中红一点,动人春色不须多”,自古人们就认为是美的,没有俗的忧虑。你看这幅临摹作,正文所占面积与落款所占面积比例也是很悬殊的,所以就一定是协调的。“万绿丛中红一点”,那“红”虽小,却是人们审美注意点,而这飞动的行草落款,由于处在边沿,也不用担心喧宾夺主。

   从阴阳学说来看,书法也是讲阴阳对比的,如虚是阴,实就是阳;收是阴,放就是阳;合是阴,开就是阳,等等。阴阳学说认为,孤阴不生,孤阳不长,从书法来说孤阴孤阳,就会缺少表现力,所以平心静气的楷书,落款再用平心静气的行楷,那就是孤阴了,自然感染力大打折扣。反而用飞动的行草,由于阴阳互生,就会平静的在飞动的衬托下,显得更加平静,更加富有美感。那么这是不是阴阳不平衡了?从中医六经辩证来看,太阳、阳明、少阳、太阴、少阴和厥阴来看,它们的平衡不是阴阳等量,恰恰是一多一少。书法亦然。




0
协会简介 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
主办: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
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.icirs.gov.hk/csci
版权所有 2016 ©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
香港总部地址: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
    电话:00852-30623063
西安总部地址: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
    电话:13720618153(小琴)13709206096(赵记者)
    邮箱:850993707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