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
北 京 | 黑龙江 | 吉 林 | 辽 宁 | 河 北 | 天 津 | 内蒙古 | 陕 西 | 山 东 | 河 南 | 安 徽 | 江 苏 | 上 海 | 福 建 | 广 东 | 云 南 | 湖 南
湖 北 | 重 庆 | 四 川 | 西 藏 | 宁 夏 | 新 疆 | 香 港 | 澳 门 | 台 湾 | 贵 州 | 山 西 | 安 徽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书画文学
郭有生:谁言一点红 解寄无边春——艺术漫话之一
admin 2019/11/27
本文导读关键字:谁言一点红 解寄无边春 艺术漫话之一 郭有生

            谁言一点红 解寄无边春


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艺术漫话之一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郭有生


   艺术技巧从审美的角度来看,关键的是对比与和谐二者而已。

   是啊,从《易经》“一阴一阳谓之道”之说开始,艺术家们就开始关注对立因素在艺术中的奥秘。

   苏轼诗云“谁言一点红 解寄无边春”,这“一点”与“无边”是对立的,但那一朵或一枝桃花,却能表现无边的春光。诗如此,画如此,小说戏剧也是如此。于是让人们注意到了种种相关的艺术现象:

   一个细节,能折射出一个时代。

   一颦一笑,蕴藏人物一个心理世界。

   脚底的泥土,能展示头上无边的日月光辉。

   此竹数寸耳,有寻丈之势。

   看清代画家恽格《南田画跋》,有一段文字很精彩:“ 妙在平淡,而奇不能过也。妙在浅近,而远不能过也。妙在一水一石,而千崖万壑不能过也。妙在一笔,而众家服习不能过也。”

   平和奇,是两个对立的因素。比如诗歌,好些诗人追求语言之奇,人们读来好像瑶池带着仙气的语言,如月亮哼着闲云飘渺的调子,如眼光刺破岩石的冷漠,以比拟移就、夸张变形等手段取胜,但还有一种美,如民间那些看起来平平语言的诗句:

   听见哥哥的脚步响,舌尖尖舔破小纸窗。

   洋芋开花粉顿顿,你是哥哥的亲人人。

   看见妹妹进了门,喜得踏倒凳子捣烂盆。

   如此不是使语言更有亲切感,更接地气,更有生活气息吗?反之,则适宜诗歌界那些在云端的精英人物,自作自赏、书斋把玩吧?诗歌语言之“平”,也更易在生活中穿越时空,你想余秀华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”,是不是这样呢?平淡的语言,也往往能具有最大的社会价值,因为能让人人走近你的艺术。人们喜欢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不是如此吗?

   记得苏轼谈书法,曾有“无意于佳乃佳”之说,这是在相反的心理状态下,去追求艺术的化境,也是人们对对立因素的一种深悟。这是什么道理呢?庄子在《达生篇》中说:“以瓦注者巧,以鉤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湣。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则重外也。凡外重者内拙。”你看庄子认为:用瓦片做赌注的人,技巧高超;用带钩做赌注的人,心存疑惧,就不能发挥自己的才能;用黄金做赌注的人,则会高度紧张而头脑发昏,内心迷乱。本来赌博技巧本是一样的,但一旦有所顾惜,那就以身外之物为重了。大凡对外物看得过重,内心一定笨拙。

   这和现代竞技场上,让运动员忘却得失、金牌,才能充分发挥潜力,达到最好的成绩,其实道理不是一样吗?所以书法创作之时,不要被满脑子的入展、金奖等功利性的念头,影响了你艺术才气的展现。其它艺术,何尝不是这样呢?

   艺术上,有所谓错位技巧。大家知道,中国人历来对位置十分敏感,比如宴席上你本来应该在陪客座,却坐在贵宾座上,就是错位。看《随园诗话》,袁枚谈到一副题书斋联:“无求便是安心法,不饱真为却病方”,就给人错位之感。这哪像书斋联呢?一位学者说,无求便无欲,无欲便心静,心静便可安心读书;读书人,活动过少,吃多会积食,积食会伤后天之本脾胃,反之半饥人的思维会更敏捷,更能深入书籍的思想精髓。最有意思的是文学上褒贬错位。赵树理在《李有才板话》中描写三仙姑,说:“只可惜官粉涂不平脸上的皱纹,看起来好像驴粪蛋上下了霜。”你看,作者否定的人物,就用“像驴粪蛋上下了霜”来比喻,如果是一个肯定的人物,恐怕要用“像梅花上飘来雪”来比喻吧,这是褒贬正位。但贬义褒用,却是另有一番艺术趣味。如郑板桥曾刻一印:“徐青藤门下走狗郑燮”,邓散木自号粪翁,陕北人亲昵的称自己的孩子臭臭,都是如此。这是人们深刻把握对立艺术因素的表现。歌词中“我爱你,爱着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”,陕北青年诗人郑晓姝的诗句“对大自然而言,我就是那只蚊子”,显示了一种艺术智慧。相反褒义贬用,多是讽刺。其它艺术形式也讲错位,如书法中反习惯的主笔错位;绘画中色彩错位,绿绿的荷叶变成了黑色;影视中语调错位,说“欢迎你来”,但听话听音,语调却是冷漠的;散文中:“以乐景写哀,以哀景写乐,倍增其哀乐”,都值得人们借鉴。

   人们认识到,许多事物从反面考虑,往往能达到极致的理想状态。《道德经》中就说:“大成若缺,其用不弊。大盈若冲,其用不穷。大直若屈,大巧若拙,大辩若訥。静胜躁,寒胜热。清静为天下正。”这些一直被艺术家深入思考、应用。

   “大成若缺”,意思是非常完满的事物,看起来好像有欠缺。张彦远在《历代名画记》中所说,正体现了这种哲学思想:“夫画物特忌形貌采章历历其足,甚谨甚细而外露巧密。所以不患不了,而患于了,既知其了亦何必了,此非不了也,若不识其了,是真不了也。”看徐悲鸿的《奔马图》,只见浓淡不一的色彩斑块,哪有根根可见的鬃毛,这似乎有欠缺,但马颈处浓墨以见鬃毛的厚密,马尾处枯扫而出的淡墨以见飞扬之势,而真正是“大成”。中国人更注重写意画,可见一斑。

   “大盈若冲”,是说那些非常充盈的事物,看起来似乎有些空虚。看唐代无名氏的《水调歌》“平沙落日大荒西,陇上明星高复低。孤山几处看烽火,壮士连营候鼓鼙”,看起来并没有写将士战场英勇厮杀的壮阔场景,似有空虚之处,但一个“候”,却又给读者留下想象的广阔空间,让你的思绪任意驰骋,而给人以充盈之感。如姜夔所说:“词意俱不尽者,不尽之中固已深尽之也。”

   人们总是这样,由此推论出许多类似的艺术观念。比如大雅若俗,看《红楼梦》第二十八回,薛蟠的酒令词是“女儿悲,嫁个男人是乌龟;女儿愁,绣房撺出个大马猴.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,一根鸡巴往里戳”,语言非常粗俗,但能深刻的表现人物的个性,所以又是大雅。毛泽东《念奴娇•鸟儿问答》中有诗句“怎么得了, 哎呀我要飞跃”;更为精彩的是末尾“不须放屁,试看天地翻覆”,更是大雅若俗的体现。人们有时还逆向思维,来探讨其奥秘,比如大智若愚,反之则大愚若智,《红楼梦》中,王熙凤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误了卿卿性命”,就是如此。大巧若拙,反过来就是大拙若巧,历史上的汉赋,骈句用典,词语越用越华丽,终于成了大拙若巧的典范;明清时的馆阁体书法,越来越精致,越来越对称整饬,越来越坠入程式化,也只能说大拙若巧了。

   艺术,总是这样,“入之愈深,见之愈奇”。



0
协会简介 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
主办:香港全球艺术品一元起拍有限公司
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注册查询网址www.icirs.gov.hk/csci
版权所有 2016 © 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 
香港总部地址:香港九龙观塘鲤鱼门道2号新城工商中心517室
    电话:00852-30623063
西安总部地址:西安南关正街中贸广场15号楼4层京广尚悦书城
    电话:13720618153(小琴)13709206096(赵记者)
    邮箱:850993707@qq.com